年轻人为何已产生养老焦虑?
发表时间:2021-02-21 14:23:47来源:城市金融报

  我国即将进入“中度老龄化”社会,年轻人既承受父母一代养老压力,也面临对自身养老前景的焦虑;既要承担起赡养、孝敬老人的家庭责任,也要为自己养老提前做好储备和规划。

  近日,有媒体调查显示,在1000多名18~35岁被调查者中,接近九成青年认为有必要从现在开始考虑自己的养老问题。此前,某地年轻人组团买房试验“同居式”养老、抱团养老等新闻也引起不少关注。

 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,2019年中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规模已经达到2.5亿人,占总人口的18.1%,预计到2025年,将达到3亿人。老龄化加速的社会现实,是引发全社会“养老焦虑”的主要背景。其中,年轻群体关注养老,既是对当前家庭养老压力的感知,也是担忧自身在未来老年期处境的一种情绪投射。

  那么具体来说,年轻人为何会产生“养老焦虑”?

  首先自然是年轻人对养老金预期的下降。领取足额的养老金是保障老年人生活的基础,但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的推进,养老保险基金收支压力不断增大。根据官方数据,2019年中国尚且能实现3.5个劳动年龄人口供养1个老年人,这一指标到2050年将降至1.4:1。此外,养老保障体系存在“三大支柱”:国家强制的基本养老保险、以企业年金或职业年金为主的补充养老保险和个人储蓄性养老保险。后两者由于起步较晚,发展相对滞后,保障程度和覆盖面均不足。养老保障“多层次”体系发展的不均衡使得企业职工面临养老金替代率下降的风险。

  其次,家庭结构变迁引起家庭养老功能的弱化,年轻人养老观念发生显著改变。国家统计局的数据表明,我国家庭呈现小型化趋势,成员数量在不断减少,2019年的家庭户均规模仅为2.92人,而该指标在1982年为4.41人。传统的多代复合大家庭逐渐消失,核心家庭形式占全部家庭的约六成,单人家庭、空巢家庭的比例不断提升。多项调查数据也显示,成年子女与父母同住的比例在下降,子女与父母的居住距离也在变远,而且这一现象正由城市向农村传导,由文化程度较高的群体向文化程度较低的群体传导。

  家庭结构的变迁会使得家庭养老功能弱化,也引起养老观念的变化。当代年轻人更加追求自由、平等、独立的生活方式,传统家族观念被逐渐边缘化,代际关系重心下移,养老观念更加多元化,对养老责任、养老需求和养老方式的诉求更加包容,社会化养老正被接纳和推崇。

  此外,劳动力市场的竞争强度不断加大,“要么出众,要么出局”的“中年职场危机”不断鞭笞着年轻人,降低了人们对职业稳定性、收入稳定性预期。一些调查表明,养老预期已经影响年轻人的职业选择,传统意义的“铁饭碗”受到高校毕业生追捧,偏离了依据专业爱好和技能特长的理性职业规划,最终也会影响整体劳动力市场资源优化配置。

  我国即将进入“中度老龄化”社会,年轻人既承受父母一代养老压力,也面临对自身养老前景的焦虑;既要承担起赡养、孝敬老人的家庭责任,也要为自己养老提前做好储备和规划。年轻人到底该如何应对“养老焦虑”?

  应对“养老焦虑”,最重要的前提是做好长期人生规划,积极进行个人人力资本投资,增强自身职场竞争力。人力资本投资不应仅限于通过学校教育获得文凭,还应包含在个人健康、技能、经验或其他精神层面的投入。在发展加速时代,应时刻保持知识更新、不断提高职业素养,这是收获职业安全感、稳定收入来源的唯一有效途径。

  年轻人有必要着眼长远做好养老规划,养成健康消费和储蓄习惯。养老保障的“第三支柱”通常是指个人储蓄性养老保险和商业养老保险,在一些发达国家,这部分占老年人收入的1/3以上。中国的养老金融产品发展较慢,总体存在优质产品不足、覆盖面窄、人们养老储蓄意识不强等问题,造成了我国养老保障严重依赖公共基本养老保险。近年来,各级政府不断加大对养老金融体系和养老保险建设的政策支持力度,以加快“多层次养老保险”体系的建设。年轻人应提前进行养老资金的规划,从全生命周期的角度来平衡收入、消费和储蓄的关系,确保自己到老年期仍能保持一定的生活水准。

  除了充足的物质准备之外,养老规划中的心理、情感储备也并非一句空话。有研究表明,来自爱人、子女的情感支持以及照顾孙子女、参加社交活动等都能显著改善老年群体的抑郁倾向。家庭和亲情是老年人的情感寄托。

  社会养老意识的觉醒对于未来解决养老问题具有正面作用,防范风险总是比化解风险容易得多,但也无须过度悲观。从某种程度上说,即将到来的老龄化社会并不可怕。科技革新一直是人类社会进步的基石,智能养老、科技养老在未来都会大有可为。

责任编辑:金子
  1. 字号加大
  2. 字号减小
  3. 打印